沖縄の宿泊施設情報や観光情報満載!おきなわBBホテル&インズ
«Prev || 1 | 2 | 3 |...| 20 | 21 | 22 |...| 25 | 26 | 27 || Next»

2011-12-07



克服生活的挫折,再加油!

準備了一切裝備後,帶著恐懼和激動,跟著leader去學游泳了,我知道這是個自我挑戰的過程。記得以前有點微弱的恐高,記得怕水,記得初一的時候一次體育考試內容是從單杠上翻過去,所有人抱著我扶著我翻都沒能去翻,那種恐懼與生俱來,後來老師無奈的只能放過我了,記得還害怕貓,這種恐懼似乎是不可理喻的,可是我與生俱來的害怕,從以前不敢正眼看貓,到現下可以從旁邊走過,偶爾背後襲擊它,我知道萬事萬物本的存在不是讓我去害怕的。在水裡的感覺很奇妙,當安靜地讓自己從水中慢慢飄起來,對於首次下水的我來說,興奮與好奇並存。這使得我有繼續學習的勇氣。可是,當被水嗆到的時候,害怕的感覺似乎又來了,不敢去漂了。有那麼一會兒,我想還是不學了吧,不給自己找罪受了吧,也許自己不適合游泳,自己根本就不是學游泳的料,似乎給自己找了很多種完美的藉口。也許這就是我,喜歡嘗試新鮮的,喜歡給自己找藉口,對某些東西永遠不去觸及,一廂情願的做自己的事情,視自己圓圈之外的那些空白無用,視圈內的才是自己的任務。總是單一的給自己劃定好路線,就好比迎接本科畢業的是我只去考研,而現下來到自己選擇的學校,失望卻占了上風,於是,我開始規劃自己的另一條單行道。我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冒險,也太唯一,也太難,可是我有不到南牆不回頭的倔強。也許等到那一天,我會選擇再一次的後悔。也許我的人生一直都是在後悔中前進,在後悔中成長,直到我沒有選擇的進入土裡Freight Forwarder

智商情商都不高的人,如何去面對挫折?唯有堅持了吧﹗即使被水嗆到,也要把頭猛的伸下去,慢慢的戰勝自己,那些水不是白喝的,我就把它比作文人喝的墨汁吧睡美容

現下的生活,我還有很多不敢去嘗試的東西,大多是我害怕挫折,害怕失敗。在我高調宣揚自己是不怕苦的人時,我卻忘了自己至今還是被父母捧著,我所承受的那些所謂的苦也許九牛一毛吧。如今對未來的恐懼,破罐子破摔,選擇了放棄最初的夢想,另辟蹊徑,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開始新的路程,堅持,戰勝荊棘﹗

另外,今天的游泳自我感覺很好,感謝leader,菲菲,紅芳的指導USB手指

生活需要挫折,我需要堅持,克服,加油﹗﹗﹗

2011-11-24

讓戀情與孤單陪伴

眼看十一月就這樣結束了,晴天或者雨天在本子或者回憶裡都沒有留下一丁點的痕跡,似乎是習慣走一段路忘著歸途了。我在本子上翻那些可能被我忘記了的句子,心血來潮的想法。高四的本子,封面上畫著兩個沒有房子的白色蝌蚪,吱吱和喳喳,它們說,不想長大。我就抄下這個童話的開端吧︰在這個快樂的城堡裡(封面上有一個長的像蘑菇的城堡),住著兩個不想長大的蝌蚪。還畫著很多粉紅色的心,其中一個長了一雙蝴蝶的翅膀。還有我昔日寫下的句子︰想念,是我的鳶/放飛它,彷彿放飛一個春天。不記得寫下它們的具體日期了。

印象裡就像過去了很多年,本子也老了,翻開看到了很多物理化學英語生物等等學科的影子,它們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我的青春,而且表面上是主要的那一部分。當然更多的是文字,我抄寫的北島的詩。

走吧,落葉吹進深谷,歌聲卻沒有歸宿,走吧,冰上的月光,已從河床上溢出,走吧……

還有他的《習慣》。愛情和孤單作伴,溫暖與福祉無關。是的,我習慣了,你敲擊的火石灼燙著,我習慣了的黑暗。那一頁還夾著寫給一個朋友的信,沒有寄出,是四月的,那時候學校角落的桃花許還未謝印刷公司

我習慣了聽著廣播寫那些凌亂的沒有頭緒和關聯的句子,就如此刻,甚至從前。翻著本子,希望找到一些其他人的字跡,希望自己的私密世界裡還有別人。但是沒有。半截的詩,孤立的詞,和等待被完成的斷章,時不時會在計算的式子之間出現。我想那時候我就習慣了,在上課的時候跑神,好像那些東西對我構成了一種對應的蠱惑,讓我無處脫逃。也可能只是習慣寫些不痛不痒故作憂傷的句子,誰知道呢?我已經習慣忘記了。

一年前,我還總是寫散文,寫那些日子裡的傷感惘然小小事件,還總是想到什麼就化為華麗的句子訴諸筆端,總是在圍牆內看著人群想著過去長吁短嘆。有時候有的人會說對,我會沈浸在過去,甚至很深。只是很少的時候。但我一直沒有忘記向前走。我已經習慣了向前走,所以才會想念那些不曾停下的經過的路或者旅館,或者短暫停留後我就離開了,因為我只有在回憶裡才能尋找可能是虛構的美好。沒有對錯好壞,只是習慣使然。但總會有回頭看也看不到的一天,支撐習慣的基礎也就不在了。我現下已經很少寫散文了,因為回憶有的已經消散,剩下的全在心底放著,你知道我知道,沒有了寫的必要。一年後,我習慣了寫詩,寫別人的故事,寫那些盤踞在心裡的情緒。我會在心裡感嘆,你變了。你曾說你不會變。

我習慣了七點起床,不吃早飯,逃兩節注定會無所事事的課,寫一個小時的文字,或者寫著寫著發呆一會兒,聽廣播裡的音樂,登上**看著一個人一個人上線再下線,看一下圖片,看看朋友的心情。偶爾上百度查一下紐西蘭黃石公園所羅門阿姆斯特丹裡約熱內盧,在地圖上標示它們距離我有多遠。習慣了打土豆菜和煎雞蛋,順便看一下我的單車,大葉玉蘭樹下的路燈鏽了的燈座,還有人群。習慣了喝清水,睡午覺,醒的時候看著牆上的蚊子被打死的地方回憶剛剛做的夢。習慣了在光線暗淡的黃昏寫東西,不管是否有雨。習慣了開一會兒玩笑,在猶豫中捱到晚自習的時間再放棄去,習慣了以寫東西作為理由離開電腦,有時候看看動畫,看電影,玩遊戲。偶爾會騎車出去效仿夸父追著太陽。習慣七點多鐘透過窗看樓下的公路上車來車往,散步和下班的人在暖黃色的路燈光下回家。習慣了到九點看一下第二天的課程,想一下自己的應對,然後到外面溜達一圈,看看是否有月亮。習慣了回想一天與一天的細微差別,宣佈一天的結束。然後聽著歌寫一首詩。每一天都有一首詩,只是我偶爾看不見。

也許,我還習慣了看不到你們中的任何一個,習慣了用想像代替相遇。習慣了無視自己的內心,無視自己的陋習,習慣了修改曾經的習慣適應現下的生活。習慣了一個人。希望這些讀起來不是感傷的感覺,而是平淡與講述。也許你懂,孤單就像影子與生俱來,沒有了它,也就不會有你。我已經說膩了這個詞語招牌設計

習慣代表著一種渴望,代表著麻木和無奈的清醒與妥協。就像我習慣說一些別人都不懂的話,我是在邀請,某個人走進來,或者引我出去。一個人很難確定自己是否是一個自己的旁觀者,讓戀情與孤單陪伴,指引著我們看到自己。

眼看一天又過了一半,剛剛結束的歌名叫《拋物線》,買的飯還冒著熱氣在光線裡盤旋。看吧,我還是喜歡用押韻的句子,還是習慣自說自話自問自答。還是習慣等待,知道笑的難看還是笑的世界變成了一條線。沒辦法,我習慣了習慣。

2011-11-23

無畏得到與失去

一個星期了,沒有很好的睡眠,高強高壓的日子,我都習慣了,累了的時候告訴自己請再堅持一下就到終點了。有時真的堅持不住了,就會頹廢下來,睡醒一覺強掩悲傷,繼續前進。嗯,我感到累了,很疲倦,很不知所措。這段日子裡得到的和失去的一樣的多紙袋印刷

我明天要早醒,趕上早班的車啟程至另一個城市,我一直在想,以後我會不會再經歷這樣的生活,反反覆複,習慣了,麻木了,就過去了。

想起某部讓人淚流的電影,無聲的對著閃爍的螢幕流淚滿面,每一次想起那個場面,我都會覺得自己很是無措,一個人,一個無眠的晚上。

到家後,把很多邀約都推掉了,母親總是抽出時間陪著我,她舍不得。無論我處於哪一個時期哪個地點,她都不會安心,也許這樣的擔憂才讓她覺得生活踏實,為了自己守護的。

很多時候母親和我道家常,我都沈默以對,或者敷衍著過去。十八歲以後,感覺明確了自己想走的路,想放下一些牽絆自己的感情,想更加無畏的走下去書刊印刷

原來一個安靜綿長的睡眠於某些日子來說是彌足珍貴的,亦或者說年歲漸長,紛擾的事把意識拖著深夜,待到天明清醒。

如果你問我,我要說些什麼,我想說,請安靜的陪著我,不要太多聲音,只想要相隨。

2011-11-18

每段時光的浪漫模式

當我還在國小咿咿呀呀背古詩的時候,大姐姐大哥哥們自豪地夸贊他們象牙塔般的大學;當我還在中學懵懂的時候,媽媽再三叮囑我要好好學習將來考大學;當我在高中辛勤奮戰的時候,老師說大學是何等的美好。於是,我開始暢想大學,腦海裡曾無數次浮現出它的樣子︰偌大的校園一幢幢高樓矗立著,波光粼粼的湖水倒映著成群的柳樹影子,夕陽的余輝洒在一對對戀人身上。那應該是一片神聖的淨土吧,也應該是成千上萬學子的夢想吧。理所當然地,它也成為了我的夢想。

我如期考上了夢寐以求的大學。當第一次踏進大學的校門時,望著那一張張陌生的臉我有些惶恐不安。看著這個陌生的城市和校園,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這不是自己所期待的大學嗎?我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並暗暗下定決心要在這裡好好生存下去,給自己的人生留下輝煌的篇章。

大家都說軍訓是大學的第一堂課。現下回想起來,我們在那真的是無憂無慮啊,,每天除了踢正步就是站軍姿,雖然被教官罰過,但是更多的是歡樂。那段時間我們都很快樂,我對大學充滿了無限的希望。轉眼間,軍訓結束了,學院舉行了迎新晚會,我很怯於那些場面,所以沒有報名參加任何節目。同時許多社團班聯會也開始了納新活動,我再三考慮還是沒有去報名。對別人來說,我可能失去了很好的鍛鍊的機會,或許真是那樣吧。在這個象牙塔裡,我不敢肆無忌憚,因為我不是優秀的,我也不敢隨隨便便,因為這裡有潛規則,所以我選擇了默默地做好自己針灸

雖然我不是出類拔萃的,但在這裡我感覺到了溫暖。我的舍友們,她們時刻感動著我。那次我的腳崴了,她們又是幫我打水的又是幫我買飯的;那次我考試失敗了,她們又是安慰我又是鼓勵我的;那次我在大眾面前出糗,她們又是幫我解圍又是寬慰我的。無數個那次都在匆匆的歲月長河中流逝,但它們卻無法從我的記憶長河裡溜走,雖然我有些健忘。在這個小家庭裡,我斬獲了福祉和快樂。

當我一個人獨處時,總會想起高中時的那段美好時光,大概我有些傷感吧。曾夢想著與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今君在天邊我依然。時常忘著夕陽西下的那一抹余暉,在暢想。或許應該是幻想吧,心裡依舊默念著那些熟悉的名字。是誰曾為誓言而信誓旦旦,是誰曾為青春而奮鬥,是年少氣盛的我們。如今我們依然年輕,只是彼此心中都有那個屬於自己的夢。我們在一個起點上向不同的的方向賣力地跑著。此刻殘留在我腦海中的仍是你們那莞然一笑的容言和你們那叛逆的精神,不知曾經那個胖妞是否還在你們心中。每次看著你們的空間就想起了當年的我們。人生總有許多過客,遇到一些人難免會錯過一些人,所以我們不能求終生相伴只能求曾經擁有。想念你們的每一瞬間就覺得心酸,在西安古城的朋友們,你們不要被燈紅酒綠的城市生活所腐蝕,遠在外省的朋友們,你們此刻一定在思念故土,你們一定要堅強勇敢哦﹗君知我心我依然,回眸過往我悲傷。望著天上的白雲,我欲作一片浮雲自由飄浮,憶著曾經的曾經,我渴望時空可以隨時穿越。面對現實,與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是一場夢。曾經的誓言也是因為我們太懵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們要自己而奮鬥努力﹗把夢藏在心底回憶吧通淋巴

高中生活固然值得我們去回首、去感嘆,但古人說的好,既來之則安之,夢醒時分我還是要面對現實的。在這裡,我必須努力生存下去。

有人說大學是一個社會的縮影,這大概就是潛規則的原因吧。大學的社交很複雜,許多都與金錢有關,不要說我勢力,這是真實的。我的朋友A是他們院班聯會裡的一個成員,看著會裡的每個人都得到升遷,她很痛心,但又無人傾訴,她不會諂媚,不會巴結,因此也沒有升遷的機會。我不是在貶責我們的大學,而是對我的朋友充滿了同情。我沒有加入班聯會,所以不清楚其中的來龍去脈。我的朋友B是學校某個社團的部長,據說給他行賄的人有好幾個呢,或許這就是現實吧。在大學,大家的思想變得有些成熟了,都有了所謂的經濟頭腦了,許多同學都開始找兼差或者做一些小生意賺錢,還有的出售二手衣服、鞋子。這就是大學的社交問題。大學的愛情似乎也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上的,沒有金錢,何來浪漫,何來驚喜。當然也有真摯的感情存在著,他們的愛情才是值得我們去羨慕的。看著身邊一對對情侶擦肩而過,我有些難過,雖然不能擁有美好的愛情,但我可以選擇用另一種模式來裝飾自己。在高中時,以為上了大學可以不考試,以為大學是我們追尋的終極天堂,但是我錯了,各門課程都必須考試而且必須及格。所以我必須努力的去學習,去奔跑,用知識來點綴自己。一年半的大學生活即將結束,我不知道大家如何看待大學,但這就是我所看到的大學。

遠離父母親,我失去了可以撒嬌的對象,失去了可以倚賴的人,但我學會了獨立,學會了和別人交往,學會了冷靜處事。當我陷入困境時,我不再象以前那樣哭泣,而是認真處理。父母的一個電話便是對極大的安慰,我也學會了容忍和謙讓,這便是我大學時的成就醫學美容

每段時光都有它浪漫的模式,高中生活已成為過往,我們不能回頭,大學生活當下,無論我們對它是否滿意,但這已無法改變,所以我們還是要一步一步走下去。每一條走過來的路都有不得不跋涉的理由,每一條將要走上去的前途都有它不得不那樣選擇的方向。既然選擇了大學生活,我們就加油吧﹗

2011-11-17

那些念念不忘的時光

曾經有一個笑容出現下我的生命裡,可是最後還是如霧般消散,而那個笑容,漸漸地,在我內心深處匯集成一灣靜靜的湖水。每當周遭的時空陷入沉寂,便會不斷地蕩起一圈圈漣漪,直到淹沒視線的邊緣。

音樂,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音樂,愛得無法自拔,情非得已。專家說人生的三分之一時間都在睡覺,我覺得太浪費了,要是把這個時間用來聽音樂,我想我會領悟更多的東西,寫出更多的文字。當隨便寫些東西時我離不開音樂,或許可以說是音樂給了我靈感。戴上耳機,與世界隔絕,憂傷的旋律化為電流麻木腦海的神經,於是大片大片的空白開始褪去,於是眼前如海市蜃樓般浮現了或多或少的模糊的輪廓,包括生命裡曾經出現過和未出現過的暗瘡凹凸洞

有人認為,音樂真的是一種很好的鎮痛劑。而對於我來說,音樂可以是很多東西,不同的音樂有不同的作用。憂傷時,我會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聽著搖滾樂,那近乎瘋狂的嘶啞和沉重得可以壓破整個世界的金屬感,可以讓我肆意調動身體裡的每條神經每個細胞,直到揮霍完所有能量,連思想都陷入麻木。孤單一人時,我喜歡靜靜地聽著純音樂,那純淨得不帶一絲雜質的旋律,能把我與外界的一切繁囂暫時隔絕,然後漸漸地,沈沒於回憶,沈沒於憂傷,直到某種莫名的傷痛刺痛了我淺灰色的眼瞳。

憂傷,很多時候,人生就是一個沒有中止的圓,從陌生到認識,從相聚到分離,然後在某個已知或未知的時刻,所有大雨裡潮濕的回憶,所有刻骨銘心的灼熱年華,都漠然轉身,撲向流年似水的終點,或許,只留下一絲某人曾經路過時留下的陰影,或許,某些人,從此不再相見傳單印刷

前段時間,當我在圖書館閉關時,耳機裡不斷重複著同一首純音樂──薰衣草,這是我兩年前在某段單純的近乎殘酷的時光偶然找到的鋼琴曲,那淡淡的絲絲憂傷,彷彿沈溺在黑暗中的一把刺刀,一遍遍在我心房留下傷口然後又一遍遍地愈合。忽然間我明白了,為什麼我的文字開始變得憂傷。原來當某樣曾經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東西被茫然的抽空,殘酷得只剩下回憶時,你就會開始變得傷感。很多時候,當周遭的時空陷入沉寂,當你孤單一人時,你就會開始莫名地回憶過去,那些曾經美好的畫面,一幅幅如同剪接般浮現下你眼前,然後你開始沈沒。遠處灰色如墨的天空,偶然墜落某種東西,是雨嗎,還是曾經的某種信念。

閱讀,我總是喜歡在圖書館裡整齊擺放著書的書架間獨自徘徊,或者可以是說閒逛。像是在欣賞或是享受某種東西。我是喜歡看書的,但在這裡我卻靜不下心。也許是我太懶,嫌站著看書太累,也許是我習慣了看書時耳朵裡不斷徘徊著重複的旋律。於是我總會選擇個荒蕪得渺無人煙的角落裡獨自坐下來,靜靜地體會著書中的一字一句。然後,漸漸地融入另一個莫名的世界。

曾經寫過一段句子,很喜歡,但始終覺得太過絕望︰擦肩而過,你我,並不是屬於彼此,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很多時候,兩條平行線,偶然的相交,瞬間交匯出如煙花般燦爛且破碎的美麗。無所謂的珍重與再見,無所謂的感受與苦澀,過往已化作塵埃飄遠,我們該珍惜現下。

江南,很想帶著音樂,帶著憂傷,帶著曾經某些念念不忘的時光,在這個憂傷而明媚的秋季,一個人去流浪。逃離所有的繁囂,逃離這死一般冷漠的城市,去舊時江南,去尋找那沿著長滿青苔的黑色屋檐往下滴答流淌著雨水的青磚小道,去尋找那秦淮河上遠古且悠揚的琴聲婚紗禮服

橋在水上,水在橋下,往事濺落,煙波輕泛,人在逃竄,橋在張望。一米深的故事,葬埋風雨,還有殘骨,流水無聲,淌千年風情。是否會有個撐著油紙傘,獨自走在寂寞雨巷,如水般柔軟的女子。是否會有個手執紙扇,獨自倚在舊式木製閣樓上,凝眸痴望夜空的書生。午夜,丁香憂郁,縷縷芬芳,一處閑愁,兩處憂傷,斷橋殘雪邊,是誰遺落某把絹傘,在這千年萬年,痴痴吟唱。

幻覺.現實,一直以來,我都是個喜歡在幻覺中沉淪的人,卻又時常感受到現實空氣中沉重的壓迫感,於是,一次次無奈的在告解中結繭,直到某天,破蛹飛翔。
«Prev || 1 | 2 | 3 |...| 20 | 21 | 22 |...| 25 | 26 | 27 || Next»
沖縄県のホテルを探すならコチラ!沖縄県ホテル組合公式サイトへ 真栄田岬にある世界でも珍しいダイビングスポット「青の洞窟」を紹介します。幻想的な海中の世界が広がって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