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縄の宿泊施設情報や観光情報満載!おきなわBBホテル&インズ
«Prev || 1 | 2 | 3 |...| 20 | 21 | 22 |...| 24 | 25 | 26 || Next»

2011-11-17



那些念念不忘的時光

曾經有一個笑容出現下我的生命裡,可是最後還是如霧般消散,而那個笑容,漸漸地,在我內心深處匯集成一灣靜靜的湖水。每當周遭的時空陷入沉寂,便會不斷地蕩起一圈圈漣漪,直到淹沒視線的邊緣。

音樂,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音樂,愛得無法自拔,情非得已。專家說人生的三分之一時間都在睡覺,我覺得太浪費了,要是把這個時間用來聽音樂,我想我會領悟更多的東西,寫出更多的文字。當隨便寫些東西時我離不開音樂,或許可以說是音樂給了我靈感。戴上耳機,與世界隔絕,憂傷的旋律化為電流麻木腦海的神經,於是大片大片的空白開始褪去,於是眼前如海市蜃樓般浮現了或多或少的模糊的輪廓,包括生命裡曾經出現過和未出現過的暗瘡凹凸洞

有人認為,音樂真的是一種很好的鎮痛劑。而對於我來說,音樂可以是很多東西,不同的音樂有不同的作用。憂傷時,我會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聽著搖滾樂,那近乎瘋狂的嘶啞和沉重得可以壓破整個世界的金屬感,可以讓我肆意調動身體裡的每條神經每個細胞,直到揮霍完所有能量,連思想都陷入麻木。孤單一人時,我喜歡靜靜地聽著純音樂,那純淨得不帶一絲雜質的旋律,能把我與外界的一切繁囂暫時隔絕,然後漸漸地,沈沒於回憶,沈沒於憂傷,直到某種莫名的傷痛刺痛了我淺灰色的眼瞳。

憂傷,很多時候,人生就是一個沒有中止的圓,從陌生到認識,從相聚到分離,然後在某個已知或未知的時刻,所有大雨裡潮濕的回憶,所有刻骨銘心的灼熱年華,都漠然轉身,撲向流年似水的終點,或許,只留下一絲某人曾經路過時留下的陰影,或許,某些人,從此不再相見傳單印刷

前段時間,當我在圖書館閉關時,耳機裡不斷重複著同一首純音樂──薰衣草,這是我兩年前在某段單純的近乎殘酷的時光偶然找到的鋼琴曲,那淡淡的絲絲憂傷,彷彿沈溺在黑暗中的一把刺刀,一遍遍在我心房留下傷口然後又一遍遍地愈合。忽然間我明白了,為什麼我的文字開始變得憂傷。原來當某樣曾經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東西被茫然的抽空,殘酷得只剩下回憶時,你就會開始變得傷感。很多時候,當周遭的時空陷入沉寂,當你孤單一人時,你就會開始莫名地回憶過去,那些曾經美好的畫面,一幅幅如同剪接般浮現下你眼前,然後你開始沈沒。遠處灰色如墨的天空,偶然墜落某種東西,是雨嗎,還是曾經的某種信念。

閱讀,我總是喜歡在圖書館裡整齊擺放著書的書架間獨自徘徊,或者可以是說閒逛。像是在欣賞或是享受某種東西。我是喜歡看書的,但在這裡我卻靜不下心。也許是我太懶,嫌站著看書太累,也許是我習慣了看書時耳朵裡不斷徘徊著重複的旋律。於是我總會選擇個荒蕪得渺無人煙的角落裡獨自坐下來,靜靜地體會著書中的一字一句。然後,漸漸地融入另一個莫名的世界。

曾經寫過一段句子,很喜歡,但始終覺得太過絕望︰擦肩而過,你我,並不是屬於彼此,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很多時候,兩條平行線,偶然的相交,瞬間交匯出如煙花般燦爛且破碎的美麗。無所謂的珍重與再見,無所謂的感受與苦澀,過往已化作塵埃飄遠,我們該珍惜現下。

江南,很想帶著音樂,帶著憂傷,帶著曾經某些念念不忘的時光,在這個憂傷而明媚的秋季,一個人去流浪。逃離所有的繁囂,逃離這死一般冷漠的城市,去舊時江南,去尋找那沿著長滿青苔的黑色屋檐往下滴答流淌著雨水的青磚小道,去尋找那秦淮河上遠古且悠揚的琴聲婚紗禮服

橋在水上,水在橋下,往事濺落,煙波輕泛,人在逃竄,橋在張望。一米深的故事,葬埋風雨,還有殘骨,流水無聲,淌千年風情。是否會有個撐著油紙傘,獨自走在寂寞雨巷,如水般柔軟的女子。是否會有個手執紙扇,獨自倚在舊式木製閣樓上,凝眸痴望夜空的書生。午夜,丁香憂郁,縷縷芬芳,一處閑愁,兩處憂傷,斷橋殘雪邊,是誰遺落某把絹傘,在這千年萬年,痴痴吟唱。

幻覺.現實,一直以來,我都是個喜歡在幻覺中沉淪的人,卻又時常感受到現實空氣中沉重的壓迫感,於是,一次次無奈的在告解中結繭,直到某天,破蛹飛翔。

2011-11-16

無所謂快樂的境界

很不願提到‘痛’字,或許是真的厭倦了太多的無病呻吟。但至少,我們走過,一路走來,夢亦佳,境也善;風也在,雨更稠。偶爾回首,或許物是人非,但我們不變。可謂‘投筆人回不見顏,伊芳人消去空留象’。也很懼怕這個字,可能是它所傳達的意思太過傷心了吧。可以選擇沈默,但痛畢竟是有的。‘快樂’,很清新的字眼,它是我們心靈最可愛的伙伴,曾經徘徊,但猶豫終究成了相守。

生活,痛並快樂著,如一串流珠,閃光總伴著沉寂。我們或許無奈過,或許心酸過,當那一頁真的塵封於記憶時,有著很多感慨,更多是關於記憶的回望,不需驀然回首的靈動,要的,只是那份心的斬獲。撕心裂肺的痛是一種奢侈,隱隱作痛或許不該,要的,只是那份淋漓盡致。很願意聽人說‘痛快’那真的是一種淋漓盡致的享受。這或許與痛無關,但痛也需要一種痛快的表達吧。痛的痛快,也是一種境界。現實很多時候是小我的世界與大我的世界的融合,這種融合中,有著許多苦痛,期待小我的福祉,就體驗不到大痛。這就於人生觀有關了。但那份淋漓盡致的痛我們也是期待的針灸

快樂是一種很抽象的東西,太多時候,笑容代表快樂。也有些時候,快樂可以讓人哭,那又是一種境界吧。不過快樂從某種意義上有很多含義,就看我們期許何物了。從生活意義上講,至少是心的滿足通淋巴

有太多的批判家指出人心的貪欲,不能滿足,也就無所謂快樂。的確,很多物欲的東西讓人快樂,是心的快樂,但我們懷疑它的價值,因為只有精神上的滿足才是永恆的。淋漓盡致的快樂也需要一種境界,或許簡單一點,我們更容易得到它,不是嗎。總之,快樂就好。 痛並快樂著,這就是我們的生活醫學美容

酸甜苦辣一杯酒,東南西北萬裡程,路,要自己走;雨,還得自己淋,所以,痛,要自己痛;快樂,要自己快樂。有一種所謂境界吧,就是快樂著別人的快樂,傷心著別人的傷心,這是又一種高度了。人生路上,風雨相伴,痛並快樂著。

2011-10-27

關於她的容顏

再次相見,不知可有時。其實好久都沒有看到過她了,雖是同一個村的,但就是連過年都很難見到她一次。於是關於她,只有凌亂的一些記憶和村裡人一些口述的東西。
說起來,都忘了她長什麼樣子了,只是依稀記得有一雙大眼睛,其餘的就是蓬亂的頭髮和骯髒的衣服,還有一條拴在她腿上的鐵鏈針灸
最早的記憶出現下國小一年級的時候,那時她是我們的班長。沒有玩鬧的場面,只是記得幫她弄好了她的圓珠筆芯,以此來要求抄她的作業。這也是我能記住的有關一年級的兩件事之一。後來有沒有繼續同班學習,我就忘記了。只是知道就是在那一兩年,她得了“腦門炎”(“腦膜炎”的地方叫法),由於救治不及時,傻了。到現下我媽媽還經常惋惜。
應該是五年級的時候,我寄宿在叔叔家,而她家就在叔叔家的屋後。就這樣,在我的記憶裡,仍很少有她的影子。大多時候是被鎖在家裡的走廊上,要么看著我們傻笑,要么傻傻地坐在那裡。偶爾也會出現下叔叔家門前的池塘邊,但都不活潑了。好像有一次,因為玩水掉進水塘裡,家裡人就不讓她出來了。
很少有人逗她玩,最起碼我不會。經過她家門前時,看見她坐在那裡,有時我也會停下來,看看她,但都沒能記住她的容貌。只是有時候心裡悶悶的,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出現下我的心裡男士禿頭的原因
她有對龍鳳胎弟弟和妹妹,聽說學習成績也還不錯,不過近幾年沒有他們的消息了,好像聽說她的妹妹要結婚了。那個時候,她家很窮,一棟破舊的瓦房,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掉。記憶中,我從沒有去過她家玩,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很少上別人家去。
關於她,也有一件比較好笑的事情︰不知道她怎么有了十塊錢,並拿著這十塊錢去買東西。付錢的時候,她把十塊錢撕下一點,給了店主。店主說不夠,她又撕掉一點下來。撕了好幾次,最後把剩下的一半都給了店主。東西有沒有買下來,我不知道,但我想應該是買下來了。
最讓我吃驚的事情是,她要結婚了。我們那裡基本上都是在臘月和正月結婚,也正好是寒假。結婚的那天晚上,我就在我大伯父家吃飯(大伯父家與她家隔一座房子),伯母沒有在家吃飯。另一個人做的媒,但因為是大伯母牽的線,所以得了不少喜錢。新郎官是鄰縣的,家裡也比較有錢,只是腦袋也有點不靈光。聘禮是一萬塊現金和幫她父母建一棟房子。伯母走之前眉飛色舞的介紹著,還說她交了好運,遇到一個這樣好的人家。那天,我竟然沒有一點想看她的念頭,但心裡有點暖暖的感覺。
大概有一兩年沒有聽到過她的事情了,直到前兩三年,又突然聽到她的消息,這次更讓我吃驚,她離婚了。離婚的理由,我不知道,只是知道,她生了一個小孩。
只有過年才會回到家裡的母親向我說著她家的一點事情。還說,她父母“聰明”,知道現下的女的少,並且她還可以生孩子,不怕沒有人要。以後再嫁的話,又可以多得一份聘金,並且還可以多嫁幾次。我靜靜地聽著,沒有說什麼環保回收
前幾天,看了一部韓國電影《傻瓜》,雖然不是十分好看,但我卻是流著淚從頭到尾看完的。或許為他的那份執著,也或許是為他的那份單純,還或許是為他不消失的笑容。
看到他的笑容,我突然想起了關於她的容顏,雖然很模糊,但裡面沒有一絲絲的雜質。
我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看到她,我也不知都我該不該有機會看到她。

2011-10-18

內心淺淺的憂傷

誰為誰難過,誰又為誰所牽掛。誰的心事淺碧如煙,絲絲縷縷,等待著一個思緒紛飛的季節,搖響掛在枝椏上那串裉色的風鈴,靜靜的夜裡,輕倚亭欄窗角,在淡淡的文字裡,優雅的寂寞停靠?
誰的思念連綿似雨,佈滿流年的印記與滄傷,無聲無語的洒在忘河的湖畔之上,淋濕了一秋又一秋,年年月月,看不見的天際裡,雨絲成帘,一滴一滴又打在誰的心上?
誰的憂傷淡薄如雲,指尖拈紗,留一襲朦朧的過往,剪下一片時光的影子,拾起一段記憶的碎屑,從遙遠的歲月深處,悄悄涌來我的筆尖,在細水長流的日子裡,一遍又一遍地吟詠成詩,繪彩如畫假髮
我的憂傷,淡淡,飄飄,散散,如被浮雲遮住的那片月光,雖美,卻總有著一絲一縷的殘缺。
不知憂傷從何而起,也不知憂傷從何而來,更不知憂傷將會去向何處?
彼岸花,花開不見葉,葉綠不見紅,生生相錯,世世相離,永遠只能站在對方的彼岸,翹首期盼,輾轉來回,相遇與相見是那樣的遙不可及,止於夢中。憂傷,如針,刺心,年複一年,日復一日,痛如絞,淚如雨下,淌滿千年的河流,一字一句的訴說到今生椎間盤突出
綠葉,翻不過季節的那道山,站在冬日的路口,眺望雪花片片,只差那一指間的距離,便被風拉了回來,最終倒在深秋的懷抱沉睡擱淺。不舍,無奈,陪同憂傷埋入泥土,在地底下獨自深飲淺嘗,寂待來年。
憂傷淡淡,卻如一縷幽幽的茉莉花香在縈鐃,不深不淺,穿過根根細碎的發絲,情意紛飛,才下眉頭又下心頭。
也許,那只是某一本書裡的一個故事,或是一場電影裡的一場片斷,似曾相識的感覺總會觸動那又似曾相識的記憶,不經意地像一粒塵埃,輕輕拂過內心淺淺的憂傷,將那逝去中已過往的曲子再又重彈重湊,湊成段段憂傷淡淡的歌,反覆吟唱成美麗的詩,在字裡行間細細流露。
憂傷是美,因為有一份愛深藏在裡面。憂傷是歌,因為有一段情溶徹於心間。憂傷更是一首可以笑著流淚的詩,因為有著一世的等待與期盼,淡淡地,淡淡地,又讓你福祉LED招牌
不管它從何而來,從何而起,更不管它從何而去因為憂傷不一定是痛苦,也許,那是一種淺淺的福祉,永遠淡淡,隨著歲月蹉跎,隨著文字流淌。

2011-10-03

人生百態我不壞

曾經無數次做過這樣的一個夢︰一個人無厘頭的追殺我,而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跑到最後我的眼睛突然一黑,什麼也看不見了。我努力睜開眼睛,卻怎么也睜不開,原來我的眼睛瞎了。聽著後面追來的腳步聲,我慌了,我像無頭的蒼蠅般亂跑。邊跑我邊發願,如果有來生,我一定要變成一個惡魔,把這個世界攪得永無寧日。
慌亂中我醒了,滿身的汗水。想起那個夢,我,我其實是一個不好不壞的人,壞事不怎么沾邊,好事也沒有怎么做。小時侯的我,在我的記憶中,應該是個乖乖孩。極少去偷果樹上的水果,極少去竊瓜地裡的瓜;不去掏樹上的鳥窩,不給別人取外號。但會打打牌,丟下妹妹自己玩。說起來,我還做過一件真正意義上的偷竊。那就是看上了商店裡的一套筆,而頭家又似乎在那裡睡午覺,於是我拿起了那套筆,可是頭家並沒有睡著。頭家當時說了什麼我忘了,只是後來就放我走了。後來我很長時間沒敢從她商店門口過,很害怕看見她。現下想起來,我不知道若當時我偷成功了,我現下會怎么樣;也不知道若當時她把我交給了我家人或者老師,我現下又會怎樣;我只是知道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敢去偷了。
今年暑假,我的導師要我們填份資料,在“感言”這一欄中我寫了“爭取做個好人”。我記得我想了很久才寫上這一句的,但上交之後,我卻發現我想寫的是︰爭取做個更好地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好人,但我想我最起碼不是一個壞人。那句話,並不是我突然地一個念頭,應該說很早就有了。
大學以後,每次到外婆家,外公外婆總會嘮叨一些村裡的事情,即使我不知道他們說的是誰。但有件事,我卻記住了。說是國小裡有位老師,不知道他是怎么當上的,教的是國文。然而教學生認生字的時候,他卻不會,還要向學生求救。當然有些學生的家教好一點,會認識,於是這堂課才繼續下去。我聽了,心裡五味俱全。那時候就想,如果畢業以後我什麼也做不了,或者我什麼也不想做得時候,我來教國小,儘管我一直不喜歡當老師。說來挺好笑的,我盡然把這個劃入了我想做個好人裡面來。
好人,這個詞,有時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陌生的詞,有時候都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是個好人。見義勇為?拾金不昧?扶貧救困?想起電視或者報紙上報道的那一幕幕,我都麻木了。我不禁問自己那些是好人嗎,而我卻不知道答案。想起曾經寫得一篇英語作文《好人》,我記得我在裡面是這么說的,在孩子的眼裡,只要你去真心地對他好,你就是個好人,哪怕你是個地痞流氓,哪怕你曾經殺人放火。
我知道我把當一名老師劃入好人的標準裡是不對的,但相對那位老師來說,我可能還能算是一個“好人”,最起碼不會那樣誤人子弟MotoGP
我不喜歡當官,也不會當官。我怕我進了官場,就像那些前輩一樣,滿懷著熱情進去,然後熱情一點點的被打擊,最後融入了官場。我媽希望我當官,我親人希望我當官,然後帶動家人,帶動親人,而我不願意,我怕我頂不住他們,也確實頂不住。我外公常說,這些當官的,只會吃飯,不會做事。儘管有著不少正面的報道那些“官人”的好人好事,但又怎能抵消那無數的反面教材呢。
曾經我的一位英語老師問我西藏問題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我回答的是人心。在我看來,世上太多的事情都是因為人心而變得更糟糕。人總是有著那份私心,它帶來了我們的慾望──得到財富、權利和事物。或許剛開始很小,隨著得到的太多,慾望更加強烈;而慾望越強烈,想得到的也就越多。或許有人停止了慾望的膨脹,但有人卻讓慾望變得無法控制,於是無窮的佔有欲來了,佔有著金錢,佔有著權利,佔有著親人,佔有著朋友,連帶著陌生人都想佔有著。於是後面的一系列的事情發生了,有了失敗的人,有了成功的人;有了惡人,有了好人。那些能把自己的經歷的一點點分享給被自己佔有的人,或許就是個好人。
前幾天,我的一位同學突然說我是一個好人,我愣了愣。我是一個好人嗎?或許終其論我只是不壞而已。有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壞人,有時候我平靜地看著這個世界,什麼天大的事情都是無所謂的,不去看今天因為戰爭死了死了多少人,不去看今天因為地震死了多少人,不去看今天因為誰腦子不清醒而殺了多少人,不去看今天因為父母而痛苦的小孩,即使有時候看到了,我也無動於衷,因為太多了,若每一次我都去感動地話,我的眼淚早就流干了。只是在捐款的時候,我會願意捐出一點零花錢。
有時候,我感覺我就是一個不孝的人,試問一個不孝的人又怎會是個好人。我沒有對爸媽說過謝謝,我不知道爸媽喜歡吃什麼,我甚至不知道爸媽的生日,更沒有說過爸媽你們辛苦了。我總是冷眼旁觀,爸爸的身體不好,我沒有問過;媽媽的手指斷了,我也沒有問過。我只是靜靜的看著,有時候打掃一下房子,做幾頓飯菜,做好了,還可能是自己先吃。我知道他們對我期望很高,總希望我有一個很好的出路,但我卻不喜歡,不喜歡在那些漩渦了掙扎。可以說我是個胸無大志的人,真的是一個。
我喜歡一個人安靜地走在路上,看著路邊的花花草草,看著世間的人生百態我不壞,享受著太陽的溫暖,享受著細雨的清涼。其實花是給我的,陽光是給我的,細雨也是給我的,人間百態更是給我的。於是一路走過,看到孩子們哭,我希望他能笑起來;看到有誰有困難了,總想上去扶一把;看到痛心的事,眼淚還是會忍不住流下來。
或許我不是想做個好人,而是做好一個人吧。
«Prev || 1 | 2 | 3 |...| 20 | 21 | 22 |...| 24 | 25 | 26 || Next»
沖縄県のホテルを探すならコチラ!沖縄県ホテル組合公式サイトへ 真栄田岬にある世界でも珍しいダイビングスポット「青の洞窟」を紹介します。幻想的な海中の世界が広がっています。